如何评价廖佳琳湖南花鼓戏版的《ROLLING IN THE DEEP》?

明星 已结 1 591
李晓溪
李晓溪 2020-12-30 18:24
相关标签:
1条回答
  •  罗珍
    罗珍 (最佳回答者)
    2020-12-30 18:24

    最近在微博和朋友圈里都被《十三亿分贝》里的一首歌刷屏了:一位湖南籍美声歌手廖佳琳用宁乡方言和长沙花鼓(湖南花鼓的一个流派)改编了 Adele 的《Rolling In The Deep》,简单说来,这歌之所以火了是因为:1、混搭得好(高大上的阿呆与土掉渣的花鼓戏完美融合),2、洗脑搞笑(廖小哥的演唱夹杂了很多戏曲中的诙谐要素,而且强力假音也唱得十分魔性)。
    有必要先给大家简单讲讲花鼓戏:
    花鼓戏是一种汉族戏曲剧种,在湖南地区流传最广、影响最大,在湖北、安徽、江西等地也有分布。早先源于汉族民歌,随后陆续加入了戏剧表演元素,演出规模也不断扩大,在清朝中后期就形成了比较完整的花鼓戏。早先花鼓戏都是由半职业剧团在农闲时期季节性演出,建国后陆续成立了各级专业花鼓剧团,还在当地学校中设立了相关专业。
    花鼓戏大体使用了中华五声调式,羽调式居多,且大多以角音和羽音(3 和 6,也就是调式的主音和属音)作为骨干音展开旋律。旋律方面级进多、跳进少,倚音使用频繁。歌曲律动相对规整,旋律与基础律动重合度高。整体听感热情、活泼、诙谐(戏曲本身也与方言音韵互相影响)。举个大家都听过的例子,《猪八戒背媳妇》就很有湖南花鼓戏的特征(虽然这是由许镜清老师创作的)。
    那么具体到这首花鼓版《Rolling In The Deep》,廖佳琳的改编从《比古调》(花鼓戏名剧《刘海砍樵》的选段)中借鉴了很多元素,比如围绕着骨干音 3 和 6 展开旋律、比如类似的装饰音用法,以及歌中的花舌颤音,等等。与此同时,Adele 这首歌的主歌段碰巧和声是 VIm IIIm V,且演奏的是不完整和弦(其实只弹了和弦根音),省略的 7 对于湖南花鼓戏而言的本身就是调式外音,而保留下来的根音 6 3 5 又是湖南花鼓戏的调式音(而且是旋律骨干音),这就使得《RITD》的主歌段的原版伴奏配上花鼓戏画风的改编旋律,可以在相当程度上匹配了。再加上俏皮的宁乡话,湖南英语的咬字,以及廖佳琳本人充满喜感但技术含量其实颇高的演唱的加持,整个歌曲就被强行扭了画风。
    所以总结起来,这首歌改编的成功之处在于:1、在流行音乐中寻找到有混搭接口(简单说来就是 4 和 7 少)的歌;2、根据传统音乐特点对既有旋律进行改造;3、加入方言歌词,以及相关带有民族特点的演唱技巧。三位一体,构成了完整而有机的民族化改编,而不是像有些歌手只是把歌词替代成了方言,在调式、和声和旋律上缺乏相关的支撑。
    当然,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廖佳琳版《RITD》的 Pre-Chorus 和副歌段听起来的「融合度」没有主歌段那么高:因为和声中开始越来越多地使用 IV,而 IV 不光带来了 4 这个对于花鼓戏而言是完全违和的调式外音,而且 IV 参与的有明显根音下行痕迹的和声连接与花鼓戏的惯常和声形态完全不符。最关键的是,廖佳琳对副歌旋律线的改动程度远远小于主歌段(当然,他总得保留 Hook 句,如果再大改这歌就不成为《RITD》了),所以,尽管特征要素和演唱细节仍然保持了主歌段强烈的画风,但 Pre-Chorus 及副歌出现了旋律、和声以及配器上的不协和元素,使得「画风」构建得没有主歌段那么纯正。
    总体看来,副歌段中的不协和比起主歌的魔性程度而言可以忽略,整个歌的改编还是非常成功的。那么再次总结一下,这版《Rolling In The Deep》混搭花鼓之所以成功是在于:
    1、调式和声匹配
    2、旋律及演唱具备足够多的民族特征
    3、增加文化元素的支撑
    当然,我们还可以换个角度再思考一下,花鼓戏中增加了《RITD》里的什么元素才变得好听了呢?
    1、强化节奏(说中国人节奏感差不是没道理的)
    2、优化曲式(主副歌结构确实是最有效率的情绪推进曲式)
    3、……
    我还没总结出三。但廖佳琳版的《RITD》作为一个爆款案例,也给了我们一个很重要的启发:到底该怎么混搭改歌?或者说,要怎样进行中国传统音乐元素进行流行化改造?
    整个《十三亿分贝》里全是相关案例。我在此前的文章中写过,像这种以方言演唱为核心线索的音乐节目,必然需要包含对传统音乐元素进行流行化提炼,而这个提炼过程,不仅需要有方言文本,更深入到音乐和文化维度。民族的就是世界的,道理大家都懂。但具体如何实现,廖佳琳这版《RITD》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极佳案例:除了示范了一种更有效的音乐元素重组方式并用亮眼技巧把它演绎出来之外,它还很好玩——主持人们在节目中的综艺感可以无缝延伸到这首兼具混搭美感与恶搞精神的歌里。
    其实除了这首《RITD》外,在《十三亿分贝》中我们还能发现一些其他的优秀案例,把土的方言,用传统音乐的元素串联到酷的音乐当中,比如玖壹壹的《再会中港路》、马帮乐队的《一切会过去》、王建房的《长安夜》、C-Block 的《长沙策长沙》等,他们对于各种风格元素的重组都有不同的思路,也都试验出了效果很好的配方。把这些散落在各地的醉心于此的音乐人集中在《十三亿分贝》彼此碰撞一季节目,一定可以彼此激发出更多的灵感和思路。如果能从这些优秀案例中提炼出一些原则和方法,是一定能够批量发掘、包装甚至是引领出更多的兼具传统音乐元素和流行音乐优势的方言歌曲的。
    而这也正是在构建一个全新体系。

    40 讨论(1)
提交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