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飞的简历?

明星 已结 1 307
李嘉星
李嘉星 2020-12-30 17:45
相关标签:
1条回答
  •  张青松
    张青松 (最佳回答者)
    2020-12-30 17:45

    许飞档案: 姓名:许飞 身高:162CM 生日:1985年11月11日 籍贯:吉林省四平市 现居地:北京市海淀区 身份:2006年超级女声长沙赛区季军 学历:中国人民解放军艺术学院音乐系2004级在读,师从李双江, 演唱风格:全能型通俗歌手,偏爱摇滚、民谣。次女高音。 粉丝称号:飞碟(飞dear) 二许飞经历: 超女杭州唱区的比赛正渐入佳境,而长沙唱区的季军许飞也并没有就此淡出人们的记忆,虽然她已回到军艺过起了相对平静的学生生活。我们关注许飞,因为她是一个成长历程中留下明显北京痕迹的吉他女孩:她喜爱音乐,音乐是她的梦想;她也喜欢北京,在这座城市里她正一步步接近自己的梦想。 “大概只有3、4岁左右,那时家里还是住在平房,我老是拿着扫炕的笤帚,上面系根鞋带,假装那是麦克风。在炕上站着,对着电视机唱毛阿敏的《黄土高坡》:‘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大风从脸上刮过……’。”这就是许飞能想得起来的,记忆特征最明显的关于唱歌记忆了。 童年生活:想唱就唱,人前人后都要唱 大约7岁左右,许飞已经不满足于自己一个人在屋子唱歌了,总希望别人也能听见。那时候家里已经搬过一次,还是平房,但窗户外对着的就是街道,经常有行人经过。许飞为了吸引别人的注意,就弄了台录音机,把喇叭朝外,放着童安格的磁带,自己在屋子里唱,但窗外的行人有时候并不多。因此,许飞开始犯懒,没人时就自己在屋子里玩,一听到有车铃声或者行人说话,就赶紧跑到窗台上,大声地跟着录音机唱出来。因此,在路人眼中,经常有出现这样一副情景:前一秒钟还是童安格的声音在录音机里深情款款地唱着“你说,我想你……”,快走到窗户前时,只见一个小孩迅速窜上窗台,大吼着“琢磨不定!”。 许飞现在在舞台上给人感觉比较安静,表现欲望也没有小时候那么强烈,“我小时候是超级人来疯的那种,特别有表现欲。附近的邻居们也都知道,这家有个叫许飞的小孩儿,特别喜欢唱歌。夏天的傍晚,大家都出来乘凉时,我就拿个录音机跑过来,跟着里面唱,人越多越来劲儿。” 许飞9岁时,家里开了一家带演出的餐厅,四周是客人吃饭的地方,中间有个舞台,请了一支当地的专业乐队演出。好表现的许飞自然总想到台上去唱,妈妈却觉得她唱得“鬼哭狼嚎”的,只允许她在白天没人的时候唱。但小时候爱表现的许飞经常忘记妈妈的话,有时在晚上人多的时候也跑上台去,就着卡拉OK的伴奏张口就唱,没想到居然得到了不少客人的夸奖,说这个小孩唱得不错。 在那里,许飞收到了生平的第一枝花。之后,家里又开了个练歌房,许飞一放学,就会在其中一间屋子里练歌,久而久之,那个房间基本上就成了许飞的专用练歌房了。即使有时候来的客人很多,房间不够的情况下,许飞的妈妈都不会让她出去,因为妈妈知道她爱唱。就这样,许飞从窗台歌手再到餐厅歌手,又变成了K歌房里的“童年麦霸”。 音乐启蒙:从钢琴到吉他 第一次真正学习音乐,是在小学六年级。许飞自作主张地报了一个钢琴班,学习弹钢琴,当时家里也没有表示反对。上完第一节课后,妈妈问她课上得怎么样,许飞说教得可好了,老师手把手教。妈妈又问在是哪儿教的,许飞说在老师家里。妈妈一听有点着急,又问老师是男是女,得知是男老师后,就再也不让许飞去上课了。“我的钢琴就这样断送了,其实现在教钢琴的很多都是男老师,我妈就是有点儿封建。” 在同一年,许飞认识了一个初中男生,会弹吉他。当时她觉得弹吉他特别帅,就问那个男生能不能教教她,男生教了一个C大调的音阶,没教和弦。即使这样,已经让许飞难以自拔。就东攒西借了200块钱,去了附近一个大一点的城市,买了把红棉吉他回来。许飞坦言,那个时候喜欢唱歌,喜欢弹琴其实都是一种状态而已,“我小时候很疯,喜欢跑,但那一年很少出去。自己在家里关起门,听着音乐,抱着吉他嘣嘣地乱弹,也不知道自己在弹什么,但就是喜欢听这个声音,自我陶醉。” 就在这样的“乱弹”中过了一年左右,许飞又觉得这样下去不行,自己应该去学唱歌,应该把这种状态延续下去。当时她不太想读书了,想去学唱歌。但是家里人也不清楚究竟该找什么学校,就翻杂志的招生广告。最后找到了北京的一所私立学校就读,学校在北三环。现在那里已经成了一所幼儿园。 来到北京:独立的开始 从这一年起,12岁的许飞开始了在北京的生活,并一直到现在。许飞回忆说,“当时家里人对我独自在北京,是很不放心的,我记得我妈把我送到学校安顿好后,我送她上出租车去火车站,她都哭得不成样子了,我也不敢看她,怕自己会受不了。司机问她,那是你女儿吧?我妈说是。司机就说,只有母女分开时,才会哭得那么伤心。我妈说,‘她才这么小,我就把她丢在了北京,虽然学校是封闭式,吃住都在学校,但肯定是很辛苦的。’” 从吉林到北京,环境发生了转变。小时候,许飞家的条件在当地算是很不错的,从小都是请保姆照料。来北京后许飞才发现,“学校里的孩子家庭条件都特别好,我跟他们一比,就像是从农村出来的,我妈也担心,觉得我从小连袜子都不会洗,到底怎么照顾自己。但是我当时已经下了决心,拖我也拖不走,所以她也没办法,只好把我留下。” 在艺校学习的三年间,是许飞成长得很快的三年,“刚出来时,我就是那种小孩儿,刚上艺校的时候还打架呢。我们班有个同学老是偷东西,但是大家都不说,我就说了几次。有次把她说火了,就在课堂上打了我,我跟我妈说,我跟人打架了,我妈就让我以后少管些事情。” “还有我原来在家里时,那种整天胡听胡弹的个性,也养成了一个恶习。在学校里我弹琴的时候,老师说你这样不对,我就跟老师说,我觉得这样挺拽的,你为什么会认为不对呢?还有同学也说,许飞你弹琴弹得太差了,我就很生气。” 许飞介绍说,那所私立学校虽然收费贵,但学校的软件和硬件都不错,能经常安排学生参加一些演出,规格也比较高,包括和那英,宋祖英等人同台。而且出去演出时,都是车接车送,住五星级宾馆,虽然学生们这是配角,却也能受到别人的款待,前呼后拥的,“ 那时不清楚自己的位置,就有了一种错觉,以为这就是因为许飞特别好。长大了,才知道我能有那些演出,是因为代表着一所学校、一个公司,或者一个品牌。人其实是不重要的。就像我现在出去,是代表超女。许飞并不重要。”

    50 讨论(1)
提交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