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资源全站横幅广告

【交流】当你在墓土遇到不点火直接牵手的小黑人

2021-04-08 03:08发布

不建议晚上观看![滑稽][滑稽][滑稽]
[听说了吗,最近墓土衣柜那串线串若串若就会串到个特别的房间,能看见有个小黑一直躺在那,躺了好几天了1
还有说法呢,有的人会看见小黑不是正面朝上或者侧躺之类有的动作,是背朝上趴在地上的,就像有时候过了龙卷风你狗啃屎一样扣在地上扣不起来那种!好像声称看到这个状态小黑的那几天都会特别倒霉!]
[听起来是不是有点内味儿了,好灵异喔我喜欢暗蹭嘻]
我正在一把荣耀,偏偏息崽的消息一直不停的发过来,她是我的特关,弹窗一个接一个遮的我看不见战况。
终于到弹窗完美挡住草丛出来的玄策,头上假戴一个瑶,一套操作直接送走我,趁着复活的四十多秒我切过去:
[让你一天少看点灵异故事会]
[光bug的咸名你又不是没听过,有个小黑躺看怎么了,搞不好人家挂机睡觉呢,最多只能说人家手机耗电慢时间多。何况你怎么能确定是同一个小黑]
[还有我打游戏呢,你别一句一句的往外蹦挡屏幕]
说完火急火燎的切回去正好复活,那边安静了下,在我刚开始欣慰惠惠懂事了的时候不断的弹窗再次证明了她令人惋惜的智商:
[啊啊你在打游戏喔,不好意思qAG,(让你不叫我4Ag)
[我忍不住嘛最后说两句!你一会儿回我就行!
【为什么说是同一个小黑,因为位置和身长都不变!也有种说法是你穿特定的衣服,从那堆烛火那里往前走个十多步就一定会串,然后看到小黑
【还有更灵异的呢,说有的人见过那个小黑曾经爬起来过做游戏里没有的动作,像是刨地啊,爬行啊什么的]
[说起来我大概记得怎么跑墓土啦!乌乌真不容易,我正好要去自己尝试一下!]
"defeat"
在只有三分之二屏幕分不清东南西北的混乱中游戏结束,我头疼的切过去瞟了眼消息,把手机和自己一起丢在床上,思考一下为什么会捡到这种患息。放在一边的手机屏幕上接着弹出一条被我忽略的消息:
[我爹我好像看到那个小黑了!]
床这个东西,危险就危险在不能随便挨,容易被夺取意识。
等我迷迷糊糊睡醒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手机上有患患的五条消息,一句话和四张图片,话是白天被我忽路的看到小黑,图片都是墓土的截图,既没有她也没有其他玩家,都是一大块地毫无构國可言的难看截图。
我给她回消息: [鹿惠,手机坏掉了?]
也不知道意是不是手机长在手上,从来都是秒回: [让你看小黑呀彎梦!]
[我真的去点它了唉,可是它不理我,就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你看嘛爹爹是不是和传闻中那个位置一样]
我把图片放大,莫名其妙的认真看一遍,这崽子…
我无奈打字: [别闹了崽,你这图片上没有시]
患患发来一串问号:[你皮啦你都会吓我了!]好家伙,演戏还演全套的,我想想毕竟是自家崽子,该陪着玩还是得陪着玩的,于是妥协:好,躺的真标准]
[禁阁跑了吗?]
患: [没呢owo,等你的办公室钥匙owo
[走吧
跑完之后日常带着她去云野体验生物多样性,这家伙非要拉着我一起去看白天见到的小黑,到了转一圈什么都没有,非常生气的跺脚躁脚跺脚。
我劝她再敬业的演员也要有休息的时间,答应明天陪她一起跑的时候再来看看。
第二天意料之中的崽子非要第一个抱墓土,到了之拉我转Л圈,4顶认真演戏道: [今天小黑不在唉,是不是没串线的原因]我说没链崽子,一定是的惠子,那我们跑图吧?
不知道为什么,这家伙就好像陷进这件事了一样,消息回的牛头不对马嘴,跑图的时候也是呆呆的,落单了半天不牵手,有时候还要自己飞远了转两 再回来,烧大花的时候她任由我在黑水里站者自己在岸上綜圈圈,到我十置剩下半个一边大叫一边岸上水里两边跑的时候终于回神,冒字问我:
[你是不是还带了一个患?我是不是卡了着不见?
我飞速打字: [说什么猪话赶紧烧花!]
她又愣一下终于开金口大叫回了我能量,烧完花我把她带到安全的角落正准备教育一下,没想到她先一步字道:[真的只有我们两个吗?可我怎么一直听到三个脚步声啊? ]
我愣住: [什么?]
惠恵: [从矗土第一个图开始就这样了..我们落地的时候脚步声,听起来特别沉,我以为是错觉,听了一路.真的是三个声音呀爹]〔是我卡了看不见吗?你还牵若一个?]
她说的我有点头皮发麻
我内心还是觉得这家伙在开玩笑,但还是没忍住顺着她问: [是不是别人路过之类的?1[不是呀.那个声音就一直跟着我们,扇翅膀也是,一路都是! 1
我调整视角360朝周围看去,四周是慕土荒凉的黑绿色土地,沉甸甸的灰云盘亘四周遮天蔽日,放眼望去看不到除了我和意意以外的第三个人,
.如果真的有个看不见的人一直跟在我们后面跑呢?
去去, 什么念头!
我压下被意恵搞到略崩的心态,打字让她别开玩笑,拉着她快速跑完了剩下的图。
下线之后患惠aq给我发了个录屏,苍凉的画面里,我拉若崽意飞奔在墓土的荒漠中,乍一看只是普通的跑图录屏,但我怀着不安的心情放大声音之后,确实听到了第三个脚步声,视频中有三个声音,其中一个错位一拍的声音,有节奏的紫跟在我和思患的膨步声之后,煽动翅膀的声音也是一前一后,就像有个人一路跟着我们跑,但我们看不见它
day3
我有些不放心患息,除了她说的什么脚步声和小金人以外,也因为她昨天在墓土撒手就精准引龙,烧花还一直脚滑。
但当我终于空闲准备上线的时候看到她已经在了,传她就显示房间人数已满,我跑去qq问,昊恵子乌乌鸟的说昨天浪费我好多时间不好意思了,今天要自己跑者试试。
唉,崽子大了不由,罢了罢了。
前车之鉴,自从上次被患忠弹窗闹得游戏楼败之后我就关闭了qa的提醒消息,所以到自己跑完图点开了qq才看到患惠的一串消息,前面是正常的话费内容,从她跑到墓土开始,消息就令人不安了起来。
开始是令人上火的一句: [我去看看今天有没有小黑!]
[今天有唉!好奇怪好像我和你一起走就没有唉,等着我录屏给你看省的你又说什么都没有оA0]
[你你你不在好可惜!小黑站起来了]
[他走过来了!1]
[他..了我的手?]
下面是两张图,第一张画面里惠惠的小揪搬一小只的站者,旁边有个比她高一些的小黑,手正和患患牵在一起,第二张患崽做了个倒立的动作,牵手的人会做一样的动作,所以小黑人也在旁边倒立。
…道理我都懂,但是这游戏牵手要加好友,不把火点燃看不到小黑长什么样子,更不可能加好友…这手为什么会牵得上?
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情况,那个一直躺在地上的小黑突然不点火不加好友站到旁边拉上了自己,我想都觉得惠惠心态要崩了,赶紧焦急的往下看消息,见患患接着说:
[怎么办怎么办,我甩不开EQAQ! 1]
[我选不中它啊为什么.点不了根本没有断开奉手,怎么办,我慌了QAQQQQGG]
[我我我我来找你
[我的返回呢? …我的返回遇境呢? 1
[怎么办梦,我好像出不去墓土了]
消息到这里就没了,我飞快打字问她怎么样,一边打开游戏准备去找她, qq没见回复,上了游戏却一直显示房间人数已满没有办法传到她身边,急的我准备直接打电话的时候她终于又回复了:
[营我在跑图
我整个人又悟又气: [你还跑图! ?你在哪跑Е?
那边: [墓土..我想既然出不去,干脆跑完吞看小黑会不会消失,我这会儿已经到最后那个图了,小黑好像除了不点火不说话也没有什么反应,像个挂件一样]
我莫名想到这游戏遇到新的祖先都要把他们带到地图最后送他们上天,这小黑会不会也是借个顺风车到终点就走了,于是按下恨铁不成刚的心情打字: [我要是你我就原地下线]
患: [我试了QAg,后台关了再打开我也还是在墓土,小黑就牵若我我走一步它走一步]
我: [要是我我就不玩游戏了]
惠恵: [不行…下一个复刻先祖是我想了很久的棉裤QAQ,没有我棉裤怎么办!
先祖你看到了吗?你不少收点蜡烛心心的对得起这倒霉孩子吗?
我沉痛打字: [我一直传你,有什么不对的你就退游戏吧]
结果倒是没什么问题,最后送先祖上天的环节小黑没有跪下来,也没有离开,但是跑完整个图之后惠惠成功传到了禁阁,从那回到了遇境。
小黑跟着患意一起来到了我的面前
惠惠说小黑牵着的手还是不会断开,但似乎也不影响什么问题,她最后自我安慰可能是万圣节快到了官方的小恶作剧,并且依旧每天跑图,只是这次旁边一直有个安静的小黑人跟者,有时候我带着虑忘跑,看着画面里那个紧餵不舍的黑色身影,总觉得颜色比一般小黑更加阴沉一些,让人很是不安。
还有一件值得在意的事情,当时我一直传感患都显示房间人数已满,我在qqi让她换小图立刻告诉我,掐着点传送她也还是房间满了进不去,
可后来我让她大叫一声,会有星星标志显示房间里其他玩家的位置,她照做之后却没有出现一颗星星-她看不见有其他玩家在一个图,我这边却显示她所在的房间人满
day?
这是思感遇到奇怪小黑的第7天,天知道这姑娘心有多大,她完习惯了这个莫名其妙拉着自己看不见长相的黑影,甚至重新专注于收集蜡烛为秒了下一个到来的复刻先祖做准备。我劝不动这孩子,又看这黑影浑身不适,盘算着万圣节结束还有这个玩意儿就去打客服。雾性这几天先休息不跑图,却在午睡之后看到了令人绝望的消息
意消失之前和我说: [我没错吧?小黑它动了?1
[他他他!等我截图给你看!
[不对这是要去伊?1
[爹爹它好像要拉我去献祭,我不想去,但我松不开手啊我控制不了自己的光惠QAQ! ][我觉得有点不对...]
然后我无论再打多少字, 思都没有再回复过我,
我和患只在游戏认识,互相加了qq,偶尔也会打打电话一起玩玩其他的游戏,我不知道这是个完整且不留余地的恶作剧还是什么其他的变故,患恩从那天起再也没有上过任何一个我能和她联系到的软件,甚至打电话过去从来都没人接听,我也在游戏里不下线的一直蹲.直蹲,还是没有见到那个熟悉的小揪鹅身影。往好的方向想,也许崽,只是现实突然有什么大事呢?我想應患可能突然出国了,或者和家人大吵一架被没收了手机什么的,但没有-个猜想是完全立得住脚的,我知道思总的性格,再怎么忙也总会有办法说一声不让我那么担心,所以最开始的几天我联系了所有能联系上的共同朋友,也等若有人来联系我,但是都没消息。
意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甚至我有些绝望的翻找她们当地的新闻想拟出一些或许有用的信息,一无所获。
我和患意毕竟只是游戏里的好友,面对这种事情太过束手无策。
后来我放弃了安慰自己,长在讲究科学的现代社会不要受不切实际的都市怪谈影响,惠意也许某天就出现了,以此遮盖住内心的某些阴影。
只是跑图的时候默默的放弃墓土地图,也拒绝法伊甸献祭,每天完成季卡任务就下线。后来过去两个星期,新的复刻先祖如约而至,是我馋了很久的披风,于是我又开始勤勤恳恳的跑图,从霞谷回来看若墓土暗绿的门陷入纠结,咬咬牙为了先祖,我操纵着自己的小龙骨走进那扇色调信暗的门。-墓土光线暗淡,黑水沉船上冥龙在空中游曳,那片漆黑苍凉的遗迹中,患想会不会在那里?
过图的时候,一直压抑在心里的想法浮上心头。
墓土的色调还是一如既往的黑沉,特别是心理作用下,这次进来让我格外觉得压抑,站在衣柜图的正中,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穿的正好是患患曾经说过能见到躺着小黑的特别衣服-黑披风带朵花
患恵说的地方.应该是那边吧?
我朝着那个方向走了两步屏幕一闪,好家伙刚来就串线了,手指有些僵硬。
不过串线是不是说明..?
鬼使神差的,我操纵光上了楼梯,吸了口气,朝着惠惠说那个方向往前走,心里默默数着,一、二、三、四..
數到13,我在屏幕远处的阴影里真的看见了躺若的身影,
不过不是一个,是两个。
其中一个也是全黑的样子,脸扣在地上,但影子竟然可以看见两个熟惡的小救撤,我心里大骇,理智开始叫嚣着快关掉游戏,但探究出真相的心情还是迫使我接看往那边走过去,蝴蝶,踩脚裤,还有小揪揪是我说过忘忘特别可爱的装扮..
还没等我震惊回神,不远处两个黑影突然有了动作,
两个人手拉在一起,以路显诡异的姿势慢慢爬起来,朝着我走过来。
我想走,却死盯着那个熟悉的小身影想再看清一点,于是它们走出阴影,走到我跟前,然后我发现自己的手机关不了,按了没有反应两个黑沉的人形到我面前终于分开;一左一右牵起了我的手。
没有点火,也没有加好友,两个却都拉住我的光鹿,扭头用没有五官的黑色脸蛋看若我。此时画面上方微信出来一个弹窗,是我现实里一起玩游戏的好友,
他问我: [你在哪呢究竟?我传你老久了一直都地图满员]
我的光崽大叫一声,屏幕空白无人应答。

【交流】当你在墓土遇到不点火直接牵手的小黑人